沉舟

向浙大看齐

记一段费洛蒙


*大刀子请注意查收

*萨沙寄来的瓶子

*依旧吴邪视角
.
.
   我前几天收到了一个了一个包裹,是人从海外寄来的,我打开一看,是一罐用精致玻璃容器盛放的液体。

   我就有点纳闷,谁那么无聊从十万八千米用那么贵的邮费寄这么一罐水?

   我把那个昂贵的玻璃瓶拿在手里观察,就发现上面贴了一张纸,纸上有一行娟秀的字迹。

  致吴邪。

   这应该是一个女孩的字迹吧,我想,看着那发黄的便签纸,我不禁皱了皱眉,这罐东西起码有十几年的历史了,不知道哪个暗恋我的不懂事的小姑娘非不把握时机,非要等自己走上人生巅峰,尘埃落定的时候再把这罐疑似炸药的液体送给我来报复初恋。

   我小心翼翼地打开罐子,没想到一股令人窒息的气味涌上心头,直让我作呕。

这不是炸药,而是蛇的费洛蒙。

   头痛地好像要炸开了,眼睛也开始模糊起来,靠!这年头报复初恋也这么高级了啊?
混乱中,我隐隐约约看见一个人影。

   那是一个高挑的女人的身影,身材饱满,一头长发被高高扎在脑后,显得干净利落。

   随着幻境的出现,我眼前的人越来越清晰。

我仔细一看,那个女人竟是阿宁。

   “好久不见。”她朝我说到,我发现自己被禁锢了,不对,因该是这段费洛蒙的主人被禁锢了。

  她走到我面前的椅子上坐下来,“好久不见,super吴。”

   她好像哭了,我有些不知所措,女生哭的时候就应该去安慰,而我既不能动更不能说话,只能呆呆地站在原地,不知所措。

   半响,她咬紧下唇,露出一个灿烂的微笑:“这次结束后我就辞职。”这一瞬间,我感觉她好美,有那么不真实,“我想结婚了。”她补充,又想了想,继续说:“我都快三十了,再不嫁就没人要了!”我屏住呼吸,她揩了揩眼泪,狡黠一笑“你肯定也要结婚了吧,没这个打算也会被催婚的。”我暗暗自嘲,我都四十几了还不照样还单身,同龄人儿子都初中毕业了,我不还是软磨硬泡照样诶没结婚。

   “吴邪。”她突然严肃起来了,“我想这一次之后你也会停手”哪一次?我有些疑惑。“你不属于这里,我也是。”这是真的,我俩都不属于那个几千年前就已经被策划好的局,我们都是可怜的无意中无形中被拉如的局外人,不知为什么,我脑子又浮现出阿宁坠入悬崖的那一幕,而眼前却是一个活生生的人,心中一阵从未有过的难受。

   “我肯定会有一个儿子”她脸色浮现出难有的羞涩,她抬头看我一眼,然后又低下头“他肯定特别淘气,会像一个小尾巴一样跟在我和他爸爸身后。”这时她突然从包里拿出一张便签,瞟了一眼,我明白了,她是在练习,在练习跟我的对话,她并不知道我可以接收蛇的费洛蒙这件事。而她,现在正在一个装着蛇的罐子前练习和我的对话。

   我感觉眼睛好痛,好像有东西要流出一样。

   这一次结束,这一次究竟是哪一次?我又开始头痛了,难道是指蛇沼那一次?我感觉眼里流泪了,不知是因为是对费洛蒙的抗拒还是其它,不知是为了我还是为了她。

   她看了下表,把便签收会去,这些动作慢慢被刻意放缓,开始模模糊糊地重叠,慢慢的她的脸也开始模糊起来了——我意识到这个幻境要结束了。

   “最后一句。”她的声音渐渐淡去,如一首悲伤而又空灵的浅歌,“最后一句,super吴,这是你一直想要的答案。”幻境的残影中我仿佛看见她在微笑,现在声音已经快消失了,我耳边只有风的声音——我已听不见她的声音,她的最后一句话了。

  模糊间,我仔细看她的脸,看她的嘴型,特定的动作,特定的表情,统统表达了一个特定的句子,那三个特定的而又让我陌生的字……

   夕阳的余晖一缕缕透进窗户,照在我的身上,很暖和。鼻腔里,口腔中涌出大量的血,而眼里不知因为生理还是心理滚滚流出的泪珠是为谁而流,为她还是为我?

...
  萨沙曾告诉过我,她的原名叫伊莲娜。
  伊莲娜,在俄语里是火炬之光的意思。
  我想,我的这短短的生命当中,也曾有那么多灿烂的火光吧!



@Eshansen`CUi 现在追盗笔三叔莫名开始填邪宁了😭一把大刀啊。

*关于熊孩子

又名:又有一种初为人父的喜悦

*中秋节快乐

.
.还是吴邪视角

.中秋贺文

     今天是中秋,这是好事,可以放几天的假,但也是坏事,因为爸要我帮他带一个表侄子,每逢佳节遇表亲,结果就把惊喜变成惊吓了,而且那个表亲还是个熊孩子。

     我接触过熊孩子,看看啊,黎簇不是熊孩子吗?苏万那小子也是啊!我不照样把他俩收拾地服服帖帖地吗?

     但是,此熊孩子非彼熊孩子,这次的是一个一零后,是一个七八岁的小屁孩,毛还没长齐的臭小子。

     我最讨厌奶娃娃了,也奶不来娃娃, 结果老爸和二叔照样把他塞给我,谁是要我提前体验身为人父的喜悦。

     呵呵,听到这,我只想把张海客拉过来,还处为人父的喜悦呢!要是有这样的儿子,我还真想把他沉西湖去喂鱼。

     那小家伙还挺可爱的,但我身为吴家人的直觉告诉我,人不可貌相,水不可斗量。

现在他正安安静静地打王者,唉,现在的小孩啊每个都是手机不离手,玩就玩吧,还到处坑队友!

     我想自己就把他晾在一边不太好,待会老爸二叔他们看到了又在那瞎逼逼,为了避免这不必要的麻烦,我就象征性地走过去关心一下他。

     谁知,这小屁孩居然来了一句
表哥,你青铜三的不要过来!

     你奶奶的!老子当年上王者的时候你还在你妈怀里吃奶呢!

     微笑,微笑,保持微笑啊吴邪!

     于是我就笑眯眯的对他说,表弟啊,表哥青铜三的确看不懂,但表哥有个妹妹,她是大神,老早就上王者了,而且还是个美女,她正巧像带个徒弟,要不你和她组合一下吧!

     听见是个美女加王者,那小子两眼放光,连连点头,跑过来向我要号,我微笑地把解小花的账号给他,转个身,向小花发了个微信说有人质疑他的段位,不服来决斗。

     接下来的几个小时里,我都听见了那小子的哀嚎,心里有点意过不去,还是有点小开心,小花也真是的,下手那么狠,他还是个孩子啊。

     转头看见二叔和我爸悄咪咪地在门口观望,他俩被我一瞪,也不好意思了,从门口走出来,笑嘻嘻地拿出一盘月饼,叫我们好好相处。

     我看了看那盘月饼,他俩说是我妈亲手做的,但我看来,这根本就是隔壁红旗连锁九块八一打的打折月饼吧!要不然就是网上二十元一箱的清仓货。

     为了成全二叔和老爸的良苦用心,我把月饼递给了熊孩子,他迫不及待地咬了一口,结果居然立即吐出来了,委屈地嘟起嘴:“表哥,这是青椒味的五仁月饼!”

     等等,我是说上周齐黑瞎送我一快递,但我没拆,送的可能都是这五仁月饼吧!还好我没吃,吃着东西是要夭寿的节奏!明天就把那箱月饼寄给黎簇他们。

     看着那小家伙恶狠狠地把五仁馅一点一点的掏出来的蠢样,就感觉特别好笑,就问,为什么要这么做啊?

     那小鬼眨眨眼,这馅难吃,要是没有馅表哥肯定会吃一个的。

     听到这,我莫名地暖心。

     好吧,老爸二叔,你俩的目的达到了,我还真想有个儿子。



*关于名字

.国庆节快啦啦啦啦

依旧吴邪视角
.
.
     和老张认识这么多年了,先前一直小哥小哥的叫,十年之后就老张老张的喊,他也没什么反应,于是我就更好奇他的真名了。

     张起灵

     每一代张家族长都叫张起灵,他比较特殊,他是最后一代,但也叫张起灵,于是我就更好奇他的原名了。

     记得小花给我说过,他可能叫张嘴或者是张腿,这倒是把我笑出腹肌了,于是就回了一句,如果叫张狗蛋我们就分手。

     接着小花就和我讨论齐黑瞎叫什么,四个字,满族姓氏,我就害怕一不小心,就姓爱新觉罗了。

     我想,张海客绝对知道老张的原名,毕竟是他大哥嘛,但我想想,上次乌龙他去看我二叔,还被毒打,被迫相亲,想到这,我就莫名开心,谁叫你冒充我,夜路走多了迟早要遇到鬼!

     于是,我就把他从我的名单里划掉了。

     还有谁知道老张原名的啊?

     张海杏吗?记得上次兰亭会去之后想她说那句“女人四十豆腐渣”后,她应该把我和老张彻底拉黑了,所以,她我也不考虑,不过说实话,就以她的年龄,就对是十多斤豆腐渣了,女人嘛,虚荣心,我懂得。

     最后,我想到了小张哥,这厮绝对知道老张原名,毕竟几十年张家人不是白当的。
想到这,我就给他发了一条微信。

     这厮居然要我发几个红包!滚犊子的,小爷我的红包都死群里拼死拼活,冒着生命危险从齐黑瞎和胖子那抢来的!但最后还是忍痛割爱,打了一个一百的。

     刚发出去,那头就发来一段语音,我打开听,他奶奶的!还是粤语!你他娘的欺负小爷我英文太好了听不懂方言啊!我还真听不懂。

     看来这红包又肉包子打狗了,好气哦!

     饭桌对面的老张终于看不下去了,对我眨眨眼,“其实你可以问我的。”还向我间接性卖萌。

     好吧,我输了。

     我把手给他,他在我掌心里慢慢描画着,他的手腹有一层很薄的茧子,在我掌心了摩擦着,痒痒的,一笔一划,一笔一划。
那是三个繁体字,写了很久,看来他也是醉翁之意不在酒,不过,我也懒得去戳破,毕竟,我俩不都自得其乐吗?

    现在,老张去遛狗了,我也坐在院子里,细细回味那几个子,拿一只木条在泥地上比划着,每一个横竖,每一弯撇捺,每一处提点,都组成了那个既定的名字。

     张起灵

     卧槽,姓张的,你可以,戏弄我一套一套的,有种今天别回来了,气到这,我就把外边大门给锁上了

     看来我还是太天真了。

#盗笔#记蓝庭的一次拜访
又名:看老张叫你如何优雅地,只说三句话地怼潜在的情敌

.最近有点忙,但我还是认真地更哈哈

*沙海里挺喜欢这个蓝妹子,不为什么,就喜欢这个名字😂兰亭兰亭,多美啊😊

.蓝妹妹视角
.
     我和关根第一次见面还是几年前海峡两岸的茶话会上。

     那是一个关于翡翠的论坛,我没什么兴趣,硬着头皮和投资商打哈哈,时机一到,立刻逃出去,没想到就遇到了同样是逃出来的他。

     我们便聊了起来,从出逃的原因到个人生活再到时事政治,我们几乎谈遍了所有话题,因为这种一拍即合的默契,我们互换了地址和电话,成为了笔友。

     我们约好每个月都互送当地的特色小吃,顺便写几篇文章给对方,这个约定我们维持了一年,之后便是他的缄默和不告而别。

     而现在,我听圈里人说他又出现了!而且还在福建!

     听到这,我心里的怨全爆发了,好啊,关老师,我等你等得好苦啊!我可要好好过来看看你,顺便来催稿!

     别的作家逃出版商就不过是锁个门,装个病,你到好,直接失踪!还给我跨越半个中国!这飞机票和我的精神损失费就从你稿费里扣。

     一下飞机,就转长途大巴,做了几个小时以后终于到了雨村。

一下车,我就看到他在村口拍照片,关老师,我可想死你了!

他好像看到我了,先是一愣,然后是惊讶,接着向我直步走来,我很高兴,也很激动,一下子不由自主地搂住他。

     也许是我太兴奋了,居然感觉背后有一股凉气!转头一看,边看到他身后还跟着一个年轻人,那个年轻人满头黑线,真是奇了怪了,我抱关根有没抱你,你黑线什么?况且被美女抱了应该笑开花才对啊?

     关根告诉我,那个年轻人姓张,也是一个翻译,不爱说话。听到这,我也没注意,是啊,我是来找关根的,你谁啊?

     我和他们进了村,又遇到了关根的合伙人,是一个很胖的大叔,也就打了声招呼。
今天分午饭是那位胖大叔做的,颇有北京的风味。

     这是,那个姓张的也从厨房里拿出一盘菜,打开盒子,居然是一块带血的牛肉!那片姨妈红恶心地我想吐,我的隔夜饭啊!那厮居然说这是当地特色,我真想把这块特色甩到他的脸上,让他好好品尝一下“当地特色”。

     这是他居然从凳子上抄起一把带血的刀!!吓得我赶紧退开,那人居然对我微微一笑,看,刚杀的。

     我真的想吐了。

     妈妈啊,关老师,你都交了什么朋友啊!

     我看着关根傻笑,说他保养的好,几年没见了,还是老样子,连皱纹都没张,听到这,胖大叔就乐了,说,男人四十一枝花嘛,笑得我们前仰后合 。

     到这,有一个冰冷声音突然插入:你们不知道女人四十豆腐渣吗?

     突然把我们的酒瘾吓没了。

*关于麻将

.依旧吴邪视角

     我不喜欢打麻将,但有时会因为应酬陪几个亲戚朋友在春节打打,但我从来不和这三个人打麻将,一个是我二叔,原因我不解释,给个眼神自己体会,第二个是我三叔,此人老奸巨猾,每次都耍赖悔牌,反正结局都是我被坑地很惨就对了,最后一个最可恨,就是我恨到心里磨痒痒的,解大花也!

     还记去年,我们去大花那去过春节。最开始看到他的邀请,我是拒绝的。是啊,谁大年三十的飞去北京三环去排队堵车,跑去天安门去排队吸霾,但我念及我们这么多年青梅竹马的份上,就勉强带着老张和胖子一起上京去。

     他俩一到北京说什么去看看古董,趁过节打折多去买几件,呵呵,你当这是买白菜吗?还过称啊?反正就我一个人去找小花就对了。

     刚进门,就看到苏万那小子在和老蟹在下围棋,还不亦乐乎,看到这,我就撇嘴:“哟,蟹老板,贵客刚从远方来,怎没见你来接客啊?”

     他放下棋子对我粲然一笑,“痞老板光临寒舍,解某人自然感激不尽。”我正想叫他别贫嘴,他到继续道:“不知痞老板是否带了进京的银两”说罢,这花狐狸还指了指橱柜上的鬼玺,靠!他果然惦记这个!原来这是一场鸿门宴!怪不得那两个损友屁颠屁颠地跑去市郊,把我一个人丢过来抵债!我立即看了看大门,看看锁没有,万一锁了,这只大花会不会关门放黑瞎子?

     “得了吧,吴邪。”他从桌上端了碗茶给我,“就你那三脚猫的功夫,我打狗还要关门吗?”说完,他还对我眨眨眼,我真想把这碗看起来很贵的碧螺春泼在他那张帅脸上,“张起灵没来吗?”他笑道,“怎么?后悔啦!”他喝了一口茶,示意我放心喝,没毒,“如果当时你有好好听我的话也不会这样了。”他淡淡地叹了口气,接着就是沉默,他沉默地看着我,我撇过头没说话,我知道他话里有话,但我也不想去管,索性也沉默。

     苏万那小子很识相的去厨房做菜了,也托他的福,今天不幸没尝到解大花祖传的厨艺,难免心里有点小开心。

     吃完饭,老张和胖子也都来了,看到他们,我恨不得把八仙桌给他俩甩过去!他奶奶的!先拿我抵债不说,还拿我去试吃!还好是苏万做的饭,要是解大花做的生化武器,即使现在我味觉没恢复,我也可以在他的饭桌上就义!

     看着进来的人,小花也意味深长的撇嘴:“哟,贵客光临寒舍,解某人有失远迎,罪过罪过。”老张没理他,直接走到我旁边和我一起看春晚,倒是胖子继续和他贫,索性我也没管。

     “大好时光啊各位!四个人好不容易到齐,不打麻将怎么对得起大家啊?”小花把机麻打开冲我一笑。

     早就听说解九爷厨艺,牌技乃京中一绝,前者小花真的是完美继承了,我就害怕这后者……我们三个,一个从不打牌,一个偶尔打牌,还有一个不知道会不会打牌,我们这三个臭皮匠要是和解小花上一张牌桌,不知道内裤会不会都被输走?

     想到在,我就想拒绝他的“好意”,没想到胖子就拉着老张屁颠屁颠地跑过去,还不忘回头向我招手:“天真,快来!让你看看我胖爷的牌技!看看我怎么把鬼玺的钱赢回来!”操!不怕神一般的对手,就怕猪一样的队友!您别连裤衩也输光了就不错了,我也只好过去了,真是欲语泪先流啊!

     牌过三旬,正如我所料,我们彻彻底底输光了所有的钱,那只花狐狸乐呵呵地对我们说:“小邪啊,我刚数了数签,发现你们还欠我几位数。”我看了看手机上的老黄历,今天果然不宜出行!

     “我看你们好像也还不起。”那还用说!今天输的我们三卖身都还不起!不好意思,卖肾都还不起!
     “我也不在乎这钱。”好好好,就等你这句话!
     “但你们要选一个惩罚。”我就知道……

     “现在脱光去三环那跑一圈!”操!胖子吼了一句,解大花你别过河拆桥啊,胖爷我可是还没结婚的大男人!你这样就毁了我的清白!
     “好啊,我还有一个惩罚。”说着,他意味深长的看了看老张。



老张:???

#盗笔#关于百岁老人

*又名.老张究竟多少岁之谜

*依旧吴邪视角
.
     和闷油瓶一起相处也快那么多年了。

     时间在我的身上留下了太多痕迹,也是
使我从二十出头的青春少年变成现在这个用小花的话来说,就是猥琐大叔。(其实我很纳闷那只花狐狸居然保养的那么好,被人说只有二十几岁都没人怀疑,真叫我不爽!)

看看闷油瓶,他还是那样,时间没法在他身上留下痕迹,仿佛他被时间给遗忘似的,这么多年了还是那张永恒不变的面孔。

     记得前几个月,村里来了个记者,说要采访这里的长寿老人,这可在村里掀起了大波,我就想,在这个村里,看看那几个左邻右舍,全都是他妈磨人的老妖精,光一个隔壁大妈,就可以让闷油瓶夭寿个十几年,何况他们啊?

     你想想,隔壁那大妈,想不说长相,一说长相又要让老张夭寿几年了,我们就说说行为,三天两头就来跟我们吵一架,前天是因为老张杀了她家的鸡,今天是胖子踩了她家的白菜,后天又是我拐卖她家的那只大黄猫,呵呵信不信我放小满哥来咬你和你家猫?

     扯回来,这样的环境也可以长寿,你骗鬼啊!不过能,这里道是可以增龄,保证前半夜从满头黑发变成后半夜的白发苍苍,保证你祖宗十八代都认不到你。

     不过这村里还真的有个长寿老人,不过住在离村子很远的郊区,于是记者就要去采访他,问他长寿的秘籍。

     听到这,我都可以替他回答了:想要长寿,第一点,也是最重要的一点,就是原离那个狗日的隔壁大妈,第二,远离那个狗日的雨村。

     我就静静地站在远处看他们的采访,突然,那个记者姑娘就看到我了,突然跑过来,激动的看着我,哦,原来她是我另一个身份关根的粉丝,而且还是个脑残粉,一个劲的拉着我问东问西,最夸张的还是拿出了一支笔让我在她的相机上签名,这倒是把对面买菜的隔壁大妈给吓坏了,傻傻的看着我被记者采访,这时,旁边的胖子给我立了一个大拇指。

    这个记者姑娘也粗心,看见我就把那个老人给甩在一边,现在的姑娘也真不矜持啊,也不知为什么,闷油瓶就走过去看那个老人,可能是他想看看变老是什么感觉吧!我也没管他,继续给那姑娘和那十几本摄影集签名,忙的不亦乐乎。

     突然,那老头居然尖叫一声,把所有人都吓了一跳,连忙围过去,怕老人出什么幺蛾子。

     老人死死拉着闷油瓶的手,看到这我居然有些紧张,怕那老人喊出一句儿子!不对,孙子!不对,曾孙子!在场的每个人都沉默这,等老人的开口。肯定很多人都认为闷油瓶是那个老人失散多年的
孙子或者曾孙子。

     大家都在等老人开口。

     沉默了几分钟,老人才缓缓地,断断续续地开口:张叔……叔你还……活……着啊……

@箫韶九成 眼睛好看一点没?😁

我们可能九天都见不到了😭

弥塞拉拜拉席恩的三个梦境

弥塞拉拜拉席恩的三个梦境
*用小公主来练练手
*找不到甜文我就创造一个应该算是甜文的甜文

.
     琼恩艾林静静听着跟前的女孩的倾诉,他很喜欢这个年幼的女孩,弥塞拉拜拉席恩,自己养子唯一的女儿。她和他母亲和舅舅一样,拥有一头灿烂如同骄阳的金发和一双幽如潭水的碧眼,她可不像一个拜拉席恩,反倒是一个兰尼斯特,琼恩想。女孩温柔端庄,彬彬有礼,有着同龄人所不具备的智慧,即使仅仅在举止言谈中,她也是高贵典雅的,她可不像她那个蛮狠无理的兄长,更不像那个羞涩斯文的弟弟,她继承了母亲所以的美貌,但没有瑟曦的半点狠毒。
女孩告诉他自己做了一个奇怪的梦。
     什么梦?琼恩温柔地问。女孩抬头看自己,他在那潭秋波里看见了自己的倒影。
     “梦里,我被带进了一个废弃的城堡。”她端起桌上的茶水,“守门人告诉我我必须穿过这个城堡去彼方。”喝了一口,她接着补充,“他们说城堡了每一扇门都是打开的,但我决不能进去。”“那最后你进去了吗?”琼恩感到有趣。女孩摇摇头“我都是站在门口,没有进去。”“你经过了几扇门?”琼恩也喝了口茶。“三扇。”她努力回忆,“他们告诉我进了城堡只能往高处走,于是我就往上走,就经过了三扇门。”“你在门里看见了什么吗?”琼恩追问。女孩点点头。
     她说,自己在第一扇门里看见间了一个金发男人和一个银发男人在争执,他们很生气,把橱柜里的玻璃杯全摔碎了。琼恩听着,完全明白是怎么回事了,他告诉那个疑惑的姑娘,那个金发男人是她的外祖父,而那个银发男人是前国王,他们曾是最好的朋友,“那为什么他们会那样争辩呢?”女孩问。琼恩思索了一下,斟酌了言语:“因为你的祖父,孩子。他们俩个曾是挚友,但你祖父的死改变了一切,他们都认为对方才是导致了那场灾难的元凶。”女孩沉默了,琼恩接着说:“弥塞拉,有些事并不是一个契机就可以引发的,很多事情都是连锁反应,没有人可以阻止,这也许就是,所谓的命运吧!”说完,又是一阵沉默,女孩在思考,那两个人既然曾经是挚友,那区区一个外人的死是不会阻止相互的感情,那场争执可能是了潜伏了很久。“一切悲剧的发生绝不是偶然,而是必然,只不过这必然,需要一个契机。”弥塞拉想到了歌谣里盛夏厅的悲剧。
     “你在第二扇门里看见了什么?”琼恩问。弥塞拉想了想:“我看见一个女人和她的丈夫。”琼恩皱了皱眉,示意女孩继续说,“那个女人很讨厌他的丈夫,而她的丈夫也讨厌她。”“为什么你回这样认为?”琼恩抿了口茶,“因为那男人睡觉的时候还在骂那个女人和她的孩子。”听到这琼恩有些心寒,他想到了劳伯,想到了瑟曦,而且还想到了弥塞拉和她的兄弟。劳伯痛恨和瑟曦的婚姻,因为他认为这场婚姻时刻提醒他自己已经失去莱安娜了,而瑟曦也一样痛恨这场婚姻,痛恨劳伯让她被迫离开家只身来到宫廷,可他们还有三个孩子啊!难道这些还在就不能化解他们之间的矛盾吗?琼恩想,不能,这答案是肯定的,瑟曦爱自己的孩子,愿意把一切都给他们,这是所以母亲的通性,而劳伯并不是,他认为这些孩子也是那个标志,那个失去了心爱之人的标志。难道连弥塞拉也不能让他释怀吗?据琼恩所知,几乎所以君临的人都喜爱这个乖巧懂事的公主,甚至劳伯那个冷酷无情的弟弟。“我的小弥塞拉啊!贵族的婚姻是他们无法把握的。”琼恩苦笑,“这也正是他们羡慕那些平民百姓的地方。”“可是历史上也有那些为爱结合的贵族啊!”公主反问。“的确有。”琼恩点头,“可你知道那样的后果吗?可能在历史上他们会被描绘地很幸福,但正真幸不幸福谁也不知道。而且他们的结合通常会给其他人带来意想不到的灾难。”说到这,琼恩眼前浮现出更多的人来,他们有着各种各样的发色,各种各样的的背影,直叫琼恩眼花撩乱,突然,这些人影渐渐消失,最后只剩一个人的身影,那人生的高大,一头银发如同瀑布,靛青色的眼睛如同空灵的天幕——是雷加!可那个身影也渐渐消失,白银幻化成黄金,蓝瞳转变成碧眼,他的身影开始模糊,开始扭曲,开始变形,开始转变成其他东西,其他模样,琼恩揉揉眼,发现幻觉消失,眼前又是弥塞拉那充满童真而又高贵的身影。
     他有些疲倦了。
     “第三个梦呢?”他继续问。弥塞拉咬了咬下唇,琼恩有些奇怪:“是噩梦吗?”女孩没有看他,而是把头转向窗户,缓缓答到:“是阴谋。”听到这琼恩感到好奇“有人要下毒。”说到这琼恩感到屋里好像开始变凉了。“有两个男人要给一个老人下毒。”弥塞拉抬头看琼恩的眼睛,显得有些紧张,琼恩对她眨眨眼,轻轻把她搂进怀里,“下毒永远是太监和女人的阴谋,一个真正的男人是不会躲在背后用这种手段的,他们会拿起铠甲和剑,堂堂正正的骑马杀敌!”他安慰女孩,“所以你看见的真的是男人吗?或者还是太监?”女孩在他怀里大笑。“一个绅士是不会和淑女讨论这种事的!”弥塞拉溜出他的怀抱,大声笑道。“而一个淑女,也不会在公共场合大笑啊!”琼恩站起来,跑上去追女孩,女孩笑着跑开了,把琼恩甩在身后……
     答应我,我的小弥塞拉,所谓不管命运如何,都要好好的面对。
fin.

ps.总感觉琼恩艾林是一个很有仁爱之心的人,毕竟他曾经是艾德和劳伯的养父,并且他俩都很尊敬琼恩,小公主招人爱是原著里的描述,没毛病,琼恩老年无子,而公主亲爹不能相认,假爸又不疼,他们两个应该会有共鸣,于是就私设琼恩和小公主亦师亦父。
小公主的那三个梦原自原著里龙妈在不朽神殿的经历,都是预知梦,龙妈预知自己会爱上三个人也会被被背叛三次,而小公主的梦是从友情,爱情,亲情上也是在过去,现在,未来上预知。第一次梦是讲泰温,伊里斯因为斯蒂芬的死反目成仇,第二次是劳伯瑟曦不幸婚姻,第三次当然是琼恩被毒害。不过琼恩并没有对这些预知梦感到怀疑。

@乔安娜·兰尼斯特 既然不能吃小甜饼那就自己做撸起袖子自己干😡

关于同学会

*依旧是吴邪视角
.
   昨天刷了下微信,无意中被一个同城的高中同窗拉进了一个微信群,仔细看看,居然是一个同学群。
   看着那些既熟悉又陌生的头像和名字,我有些不知所措。是啊,我们多久没见了?高中毕业之后?大学毕业之后?还是那个十年之后?
   那个老同学把我的署名改成吴邪,整个群都炸了。我好像一下就成了这个群的焦点,很多女同学问我结婚没有?儿女上高中没?班上排名好多?生二胎没?现在的中年妇女都在关注什么啊!女同学还没问完,一大波男同学就一个个的艾特我,问我现在做什么?年薪多少?老婆长什么样?我真想回他们一句:说出来吓死你们。
   好在曾经的班主任出来帮我解围,说下个月开一次同学会,纪念消失十多年的学习委员回归,看到这,我有点蒙,班主任你是不是认错人了啦?我就只是一个卫生委员而已,突然想起那个学习委员是班主任那秃头的爱徒,我好像是他的心头恨,主动指出来会不会被班主任拉黑?想到在,我就把原来打好的字全删掉。
   “嘿!”小花突然从背后拍我的肩,把我吓的差点把手机甩掉,“看什么这么专注啊?”我转过头对他苦笑:“我加了一个假的同学群,马上要参加一个假的同学聚会。”“同学会啊!”他冲我眨眨眼“我还没参加过呐。”我记得我在大学的时候是参加过几次,但每次都已喝到发吐告终。“同学是指和你一起读书的人吗?”小花问我,我点头,惊讶这个日天日地的解当家居然不知道这个。他对我撇撇嘴“小爷我长这么大,都是在家私教一对一教学,到十八直接去美国留学。自然是没听过什么同学。”听到这我又在心里骂这只资产阶级的花狐狸几十便。
   那花狐狸有满不在乎的挖苦我“我可听说现在同学会堪比攀比会,吴邪您老一没头发二没老婆三没儿子现在还中年发福,感情听说您以前还是班长,你去了脸还往哪搁?”我以前还是班长啊?不对,重点不对!这臭小花是诚心挖苦我!以我和这只解小花这么多年的交情告诉我,一定要怼会去。我拿出烟,点上,深深吸一口,“蟹老板,这可说不定啊!”他突然抢过我的烟然后坐到我旁边的沙发上也吸一口示意我继续,“同学会什么的,要的就是演技,演技好就是人生赢家。”我重新点上一支烟“现在头发还没长出来,去楼下买顶就是,反正这和几年后长出来的效果一样,不过我还是觉得现在的中年大妈更喜欢我这样的不羁的样子”“拉倒吧,痞老板,要是女生喜欢你这种猥琐秃头大叔,那我的脸往哪搁?”好想马上扑过去咬死这个不要脸有钱白眼狼!为了好好怼死他,我忍,“好了第二个问题,老婆吗?”我看他一样,默默微笑,他好像注意到了我的目光,立即把一个抱枕狠狠向我的头上甩,“我告诉你吴邪,你二十几年的话不算数!”我靠!这厮在想什么啊?什么二十几年前的话?看着他马上就要把面前的八仙桌给我甩过来了,我急忙过去制止,“我说解大爷你在想什么啊?我就单纯像让你借张面具给闷油瓶”听到这,他把八仙桌放下了,我心里总算平静了,“说到底还是要我帮忙啊!这是你自己的事,我不借。”“好啊,你不借,干脆你来装我老婆算了,就换身衣服,连面具都不用带。”我立马把八仙桌拉倒他够不着的地方。“滚犊子”小花看周围没什么东西可以甩过来,就白了我一眼重新坐到沙发上,“好了,第三个问题,你去哪找你儿子,痞老板。”“这问题最简单。”我掏出手机,找到黑瞎子的微信,输入几个字:苏万借我。

如果这样权游就完结了

如果这样权游就结束了

*几句话就结束了几十集的剧
*几句话就结束了几百万字的书
.
①雷加看着自己对面的莱安娜又看着自己身旁的妻子和儿女,他便明白,家人才是自己的全部。【全剧终】
②奈德走进极乐塔,看见躺在血床上的莱安娜,急忙跑过去,用尽全身的力气,紧紧抱住她,不在说话,他怀中的妹妹慢慢没了呼吸,身体慢慢变得冰冷……【莱:mmp我还有话给你交代你他妈就勒死我了!】
③劳伯看着画中的女孩,他是自己的未婚妻,自己最好朋友的妹妹,于是他做出最后的决定:这女的好丑不要了,管她嫁谁,反正不要是我!
④劳伯:奈德,我只有你了,来君临,做我的首相吧!
奈德:我拒绝。
⑤韦赛里斯看着在产床上的母亲疲倦的抽搐,周围的学士们纷纷摇头叹息,表示无能为力,在这时,他咬紧牙关,对着学士们大叫:别管小的了,保大要紧!
⑥瑟曦有一个和自己几乎一模一样的孪生妹妹,叫詹米,可是自从自己嫁出去后就再也没见过她了。
⑦凯特:布兰,不许去爬墙!
布兰:好的妈妈。
凯特:我不放心,干脆你和我们一起去打猎,别留在城里。
布兰:好的妈妈。
⑧凯特:罗伯,这次征战我和你一起去,回来你就给我娶个佛雷家的女儿!
罗伯:好的妈妈。
⑨蕾妮丝:哥,我和姐姐哪也不去!我就要呆在瓦雷利亚,不去维斯洛特!
伊耿:听你俩的。【三天后瓦雷利亚被毁灭】
⑩伊莉:卡丽熙,这种果酒是整个多达克斯最美味的!
丹妮莉丝:好,我就喝一口。

吴邪究竟设了什么局让身为张家人的张海客无怨被毒打?究竟是怎样的铁石心肠让妹妹看见即将走上陌路的哥哥而无动于衷?张家族长为何拒绝族人的好意?究竟是什么邪恶力量迫使张海客向外人说出自己的身份?
*今天海客兄又被吴老板坑了吗?

*海客兄视角

.
   今天那个吴秃驴给我发了条微信,说伺候族长太辛苦了,他不想伺候了,要退货。看到这,我简直心花怒放,苍天有眼啊,吴邪你也有今天!马上收拾好东西蹦蹦跳跳去那秃驴的古董店。
   我在吴山居门口站了一会儿,满脑子都是拿回族长,振兴张家,嫁出妹子,从此走上人生巅峰的远大理想,真是越想越激动,越想越兴奋啊!突然感觉后脑勺一凉,以我身为张家人那么多年的认知,我明白后面有危险,于是亏我眼疾手快,迅速转身,就看见一个巴掌向我的脑门铺天盖地地打过来。操,失策啊,我以为那人会和我对峙,没想到他不按常理出牌,直接上手了!
   “臭小子!你还敢回来!”我连忙捂着被打肿的脑门躲到一边,那中年男人立即拿起一根竹竿向我扑面而来,吓得我赶紧跑进门,“大叔,你是不是认错人啦!”我一边跑一边大叫,“叔,我跟你可是无冤无仇啊,为何追着我跑啊?”“你这个臭小子!还敢胡说我就扒了你的皮!”那中年人在我后面穷追不舍,“昨天叫你去相亲,你居然让人家鸽子!看我不打死你!”什么鬼?相亲?哦哦哦!我明白了!是吴邪,那个死秃驴!自己造的孽,要我来背黑锅!“等等叔叔叔!”我立马停下来躲到离那个中年人五六米开外的水缸后面“给我一个解释的机会啊!”
   那中年人没追过来,应该是默认让我说下去,“其实叔啊,我姓张,不是……”话还没说完,那人直接甩了一块大石头过来,砸到我身前的水缸,可把我吓得半死!“臭小子,你给老子出来,看我不打死你!居然给我改姓,还改姓张嘞!”我是不是哪里弄错了?“你在不出来信不信我把你爸叫过来,我俩一起给你笋子炒肉!”“唔要唔要啊!”把我香港口音都吓出来了!
   在这时,从里屋又走来一个中年人应该是吴邪他爸,那人就朝我叫到:“小邪啊,瞧你把你二叔气到的,还不快道歉!”我仔细一想,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连忙道歉,那中年人的情绪也稳定下来了一点,“大哥,你知道吗?这小子说他改姓了!”“啥?”听到这我立即明白了,找他们俩的脑洞继续发展,我可能不能活着回去了,吴邪啊吴邪!你会招报应的!
   “爸爸爸爸爸!我昨天逃婚是有理由的!”性命攸关,面子什么的那还管啊!反正我都装了几十年的吴邪了,也不差这一次。“什么?”那两人一下就被我吸引来了注意力,这时,我暗暗叹了口气。“什么理由?”吴邪二叔问我。不管了,破斧沉舟算了!“其实我有女朋友了。”一言既出,那两人都愣住了,啊?我说错什么了吗?几秒钟过后,那两人居然开始活泼乱跳,我在旁边有点傻眼,那道吴家人都是蛇精病啊?
   “天啊!大侄子有女朋友啦!”“好久结婚?”“我马上去就可以抱孙子啦!”“到时候我们三个就可以开孙子的家长会咯!”这思维好跳跃啊……他们是多想把吴邪嫁出去啊?“不对!”吴二叔一下冷静下来,看着他的表情,我有点体寒,操!这么快就被识破啦?“万一你这是缓兵之计,专门骗我和你爸这样的老年人。”真的被识破了,完了,今天真不能活着走出去了,要戴着吴秃驴的脸被包办婚姻了……好想哭……再见了海杏……哥哥要去了……等等!海杏!有了!让海杏来假装就是了!我太机智了!哈哈哈!“二叔老爸,不信我们来打个电话!”我胸有成竹的从水缸后面走出来,站在他们面前拿出手机打开扬声器,拨出老妹的电话,只要出了这吴山居,我就可以飞去福建杀了吴秃驴,抢回族长,振兴张家,嫁出妹子,从此走向人生巅峰,想到在,还莫名有点小激动啊!电话通了,里面传来我最为熟悉和情切的声音:您拨打的电话是空号,清查正后再拨……